–九月授衣–

青松遇雨,疏柳向阳。

【铁虫】HANDS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涉及的所有感情属于热爱并坚信着的人们。
°倒叙,可以从头开始看,也可以从最后看回来。谨以此文致敬我最爱的同人短篇《一年》。
°第一次将自己心目中的铁虫表现出来,但有些东西还是不太好说所以……还请多多包涵。嗯,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私设Pepper和Happy是夫妻。
°祝看文愉快。

——————————

『9』

他起身,走向薄薄的晨雾中去。

『8』

他将一朵雏菊置于墓碑前。

那是他在出门时偶遇的花,小巧得甚是可爱。倒也不是他有意冒犯这个小家伙,它只是和一封信一同被放在了庭院的门牌上。

他将那张折皱的纸翻开,徐徐地念下:“亲爱的斯塔克先生,谢谢您送给我的钢铁侠面具,这真是太酷了……”

有白鸟低吟着划过天际,朦胧于清晨的雾里。他将信纸折好,细细捻平每一丝折皱,再把它放回口袋。

“Old man,你也就只这点好了。”

他转过身靠着墓碑坐下,打开一壶酒。

晨雾一样清澈的酒。他轻轻地抿着,

“别看我,我早已过了两个21岁了。”

“……两个还要多。”

“我猜你已经见到Mrs.Potts了。”

我昨天才同她道别。

“Friday和Karen都很好,她们就May曾经一样唠叨不停。”

“我也还好,每天七点准时起床,吃早餐,晨练,看书,吃午餐……晚上十一点睡觉。”

“比你健康多了,old man。”

“所以不用担心我。”

他摇晃着酒壶,出神地望着里面朦胧清亮的液体,沉默了好一会儿,怕是被听到似的低声念下。

只是……有些想念你。Old man。

『7』

“Good morning,Peter.”

“早安,Friday。"

他接下这位温柔IA的热牛奶,转头便呆在原地。

半只手掌大小的圆形物件散发着莹蓝色的光芒,静静放置在工作桌上。

“Boss让我给你的。”Peter听出了IA平静声线下细微的嘈杂。

Peter盯着它很久。他感到有些沮丧。

Hey,old man。

他想对他说。

原来你就只留下这样一个东西供我缅怀。

『6』

Tony Stark去世于黎明。

至少Peter是这么认为的。

当他悠悠自睡梦中醒转,发现自己的手被紧紧握住时,才终于发现怀抱自己的人再也无法醒过来。他神态安详得一如Peter总在画中见到的那样——安详又静谧。他胸前总是散发莹蓝色光芒的反应堆终于暗了下去——

他没有悲伤,甚至带着些解脱的意味。

Peter想,他大概也没有流泪。

而他为什么要握住自己的手呢?

Peter却想不明白了,他只回握住那只手反复地摩挲良久,将它拂下盖回被子里。

『5』

Peter喜欢退休后的日子。

像在阳光下晒太阳的慵懒的猫。他和Tony或是宅在家,或是出去旅行。

他见到喜马拉雅的雪山,撒哈拉的沙漠,荷兰的风车哼着歌,还有日°本——

那个他曾于梦中遇见过的国度,属于春天的国度,他和Tony并肩走在漫天的樱色雨里——

然后Tony嫌太累就招来了装有推进器的座椅,坐下来在后面跟着他。

一点都不浪漫。Peter很郁闷。

直到Friday后来和他谈及Boss在后边是怎样宠溺地见他气鼓鼓地走在前面,并用录像证实时,他才原谅了Tony。

那猫翻过身,舒服地发出呼噜噜的声音。直到太阳西斜,余晖映红了粉饰好的墙——

它留到最后一点余晖都散尽,伸伸懒腰返回了屋子。

『4』

Peter正式退休的时候,他在媒体前发表了一次演讲。他将复仇者联盟的新成员挨着夸了个遍,然后表示自己会永远做纽约的邻居朋友蜘蛛侠。

事实上,你和我们一样都是superheroes。他在结束时想了想,最后还是总结道。

闪光灯有些刺眼,Peter眯着眼想。

“真是老土的台词。”

他刚走回后台,就被Tony抱了满怀。他带着棕色墨镜,一身正统的西装,还规规矩矩地打上了领带。

“是,比‘好工作,孩子’老土多了。”

Peter对天翻了个白眼,同Tony一起向前走。

“今天是我退休,你穿这么正式干嘛?”

“什么?你说我?”Tony潇洒地摘掉墨镜,一边走着,看着他:

“我的boyfriend退休典礼不穿正式点,是不是下一刻就想被甩?”

满意地见到Peter脸红,揽着他,捏了一把脸,“Peter Parker,三十多了,怎么跟个boy样嫩。”又捏了一下,“出水儿。”

Peter抿着嘴看着他一副老烟腔的模样,狠狠地咬住了Tony的指尖。

“……你完了。”

『3』

在Peter二十一岁成人礼上,Tony Stark以导师身份出席。

他的成人礼办得像舞会——Peter事后才知道这点让Tony很不爽。

他同Ned还有女孩子们谈笑打闹,然后猛灌下人生中的第二口酒(第一口已经在00:00时被偷偷尝了)。

没有被磨炼过,Peter的酒量也就几杯倒的份。

所以当Tony故意打印出一长条“论我的助理有多难当之Peter Parker必看”的纸,让大家帮忙铺在地板上并准备开念的时候,Peter还以为自己醉了。

“我真诚地聘请你当我的助理,Mr.Parker。”

“可是,Ms.Potts?”

“是Mrs.Potts.”男人纠正道,“你难道因为一杯酒就忘了你前几天才去参加她的婚礼?”

他快要溺死在那焦糖色的瞳孔中了。

Peter想。那大概是世界上最好的拿铁的颜色,或者是尝在嘴里香甜,却在舌尖带了点苦涩的热可可——如何形容呢。

这比那些理科知识难太多。

但这真像是在求婚——

Peter感到Ned不停地戳他的背。

他看向May,征询她的意见,而那个温婉的意大利女人轻轻点头。Peter又转去面对站在台上等待回复的焦糖色眼眸。他好像察觉在卡布奇诺的漩涡里,藏有拉花泡沫一样星星点点的期冀。

“我愿意。”

于是他说。

『2』

像都是抓住了用于救命的浮木,他们紧紧依偎在一起,Peter拼尽全力扶着Tony站了起来。

他们没有什么话好交谈,这场战斗的代价太过残酷,壮烈到Peter竟开始认为胜利也定是理所应当。

两个人交叠的手自接触后就再也没有放开过,他们互相搀扶着,摇晃着向前。

他们走向同地平线相遇的黎明中去。

『1』

Peter强撑起身体,一点一点地挪动着。

钢铁蜘蛛侠战衣的碎片陷进了他的皮肤里,锋利的棱角撕咬着血肉,蚕食着他的意识。他觉得每吸入一口氧气都像是在自杀,飞扬的沙粒裹着尘土冲进气管,他呛得咳出血和泪。

但Peter还是一点一点地挪动着。

战甲碎裂的声音在他的脑海里魔怔地回旋。

Mr.Stark、Tony、Mr.Stark、Tony。

有温热的液体从后颈淌下,Peter干脆将碎裂一半的面具扯下丢开,执着地向躺在地上的人影爬去。灰尘漫上他的眼睛,蜘蛛侠的超级视力没有丁点用处。

——他看上去像是——

Peter不敢往下想,他艰难地伸出手,支起身体,向前一些又摔在地面。他觉得肋骨已经断得差不多了,之前被紫薯脑袋掐住脖子所带来的窒息感充斥他的全身。

Peter认为自己下一秒就会昏死过去。

直到他终于看到焦糖色的瞳孔。那束视线显得很疲惫,但至少不是毫无焦距。他胸前散发着莹蓝色光芒的反应堆就像蕴藏着纯粹的初晴的天空。

Peter最后一次重重地让自己摔在地面。或许Tony会在伤愈后因此责备他,Peter想,但他还是扯开嘴角,笑了出来。

『0』

他紧紧地抓住了他的手,然后抱住了他。

『—END—』

后记(啊你好烦哦还有后记)

°0出自《一年》。感谢这篇文打开我同人的新世界,以及让我知道原来文字真的可以像六月的蝴蝶一样跳舞(你走)。我说不出它一百万分之一的好哇啊啊啊只是这是其他cp的就不放了。

°另外0可以把他看成是homecoming车中拥抱的小改造

°感觉正着读是HE倒着是BE……不过这本来就是人生来的样子(自认为),偶尔的打打闹闹,最后天地蜉蝣。

°英雄退休是私设因为实在心疼一群老男人在先锋里骨骨折流流血。至于Peter的退休是为了陪Tony。

°本来是看到白居易的《梦微之》有感而发写了一个开头结果写到一半自己哭到崩溃就在中间强加了点开心果。《梦微之》的话,算是我比较喜欢的一首诗了吧,为此还萌过白居易×元稹(元稹字微之)。捂脸。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and……欢迎评论指正交流什么的……

评论(3)

热度(33)